为官不廉失项上人头
  • 首页 > 宝坻故事
  • 作者:宝坻故事
  • 2017年12月14日 21:50 星期四
  • 浏览:4162 次
  • 字号:    
  • 评论:0 条   编辑
  • 时间:2017-12-14 21:50   浏览:4162  

    原宝坻的丰台镇,在清顺治、康熙年间,有一刘家大户。刘家兄弟俩,哥哥名叫刘兆麒,弟弟名叫刘兆麟。大清乾隆十年《宝坻县志》载:“刘兆麒,字瑞图,清顺治年间进士,官至秘书院编修,历升湖广巡抚,川、湖、浙、闽总都兼兵部尚书。刘兆麟,字瑞符,登顺治辛丑进士。”哥俩官职显赫。刘兆麟有三个儿子,长子名叫刘殿飏 ,次子名叫刘殿璣,三子名叫刘殿衡。刘殿飏候選知县,刘殿璣授中书历陞员外,刘殿衡在康熙年间任湖广巡抚兼都察院右副御史。(巡抚,在明清两代是地方最高行政长官,到清代,正式以巡抚为省级地方政府长官,他总揽一省军事、刑法、组织、财政大权,官位二品至正二品,俗称台抚)。因刘兆麒膝下无子,过继了自己兄弟刘兆麟的三子刘殿衡。
    故事还要从宝坻的历史沿革说起,宝坻自金大定十二年设宝坻县以来,宝坻幅员辽阔,东临丰南玉田,西和武清香河接壤,北靠蓟县三河,南抵渤海北岸。到清代雍正九年划宝坻东南部分区域设一宁河县,传说当时丰台镇由四县管辖,镇北归玉田县,镇东归丰南县,镇南归宁河县,镇西归宝坻县,后来丰台镇都归属了宁河县。据1995年新编《宝坻县志》记载:1946年初,民主政府撤消各联合县,恢复宝坻原县制,将东南边沿原属宝坻县的东丰台等31个村庄划入宁河县。(北京南也有一丰台,相对说方位在西边,宁河县丰台在东,因此才有东西丰台之称)。因刘殿衡家的传说故事是发生在清雍正以前的顺治、康熙年间,所以说这个传说故事是发生在宝坻县也不为过。
    说起刘兆麒和他过继的儿子刘殿衡,当时都是皇帝的 宠臣。因为湖广地区物产丰富,商贾云集,所以说这个地区是一肥缺,也正是所有贪官污吏的想往之地,刘兆麒在湖广任巡抚总都告老还乡后,康熙皇帝又让刘兆麒过继的儿子刘殿衡接替父职,当刘殿衡的继父故去时,按当时的传统礼法,儿子要为父亲守孝三年,当刘殿衡守孝期满后,去朝廷上任时,康熙皇帝还是让刘殿衡去湖广任巡抚。通过这些环节上看,刘殿衡父子确实不是一般的皇帝宠臣,直到现在还存有刘殿衡为康熙皇帝御笔刻的影壁碑一通,现存宝坻县林亭口镇文化站。
    碑的石质,汉白玉,高1.8米,宽0.8米,厚约0.08米,碑文刻有康熙御笔“清明登玉泉山”七言诗一首,行书“寒食云高芳草青,泉声晴枊覆春亭,心中怀得天然处,坐对沙鸥乐野汀。”右上角刻有一方闲首章,“渊鉴斋”左下角落款刻“康熙宸翰”,“剌几清宴”印两方及“湖广巡抚臣刘殿衡镌”。
    康熙皇帝和刘殿衡一家,看来确实不是一般的关系。因此刘殿衡在任湖广巡抚时,他依仗着皇帝的宠爱,加之他掌握着湖广的地方军政大权,他的官职虽然没有他父亲的官位高,但是他在湖广是一乎百应,得心应手,他顺其自然的步入了读书升官好,不顾名誉广要钱的路,刘殿衡手下的大小官员,为了自己的利益都使尽了所有谋术,千方百计的窥测升官发财之道。进升发财靠什么?靠的是“才”和“钱”,才要靠自己的努力,钱从哪里来呢?就要想方设法的用自己的权势,从老百姓那里巧取豪夺、敲骨吸髓、横征暴敛、搜刮民脂民膏。这样一来,倒霉的是老百姓。因此当地老百姓怨声载道,人人叫苦,就这样,湖广自然的形成了一条财源河,老百姓是这条河的源头,溶化的百姓血汗向泉水一样汇集成个个支流,这些支流就是湖广巡抚手下的大小官员,这些支流再汇集成一条河,这条河就是湖广巡抚刘殿衡,刘殿衡的家就是这条河储水的水库。
    从此刘殿衡的家就向长江之水,财源滚滚流不断,可穷了湖广庶民百姓,当时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穷了南方湖广两个省,富了北方丰台一刘家”。
    刘殿衡的父亲病故后,他要回家守孝三年,他将要离开湖广时,老百姓高兴的送他一块匾,上书“虎走青山在”当刘殿衡看了匾以后,他就吩咐他的手下,我也要送给百姓们一块匾,匾上也书有五个大字,“山在虎还来”。果真,刘殿衡守孝三年期满后后,去朝中上任,他也没想到,康熙皇帝还是让他到湖广上任任原职。这下湖广百姓可害怕了,这可怎么办呢?老百姓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后来有人提意干脆花钱顾杀手杀这个贪心无举的湖广巡抚刘殿衡,大伙说这个事只有这样办了,就在当地雇了一位武林高手,可是这位武林高手不是巡抚护卫的对手,所以行刺未成,后又雇了两位杀手,可是这三位杀手刺杀又未成,原因是这三位杀手还不是巡抚护卫的对手。可是这三位杀手心里都在想着一个问题,在夜间和巡抚护卫交手时,三位杀手都带有自己得心应手的利刃,可是和巡抚护卫较量多时都未曾看出巡抚的护卫使用的是什么武器,巡抚的护卫武功那么好,又未见他使出绝技来伤害我们,这是为什么?但是在三位杀手的心目中,都非常崇敬这位巡抚护卫。
    在当时的理念,奴就是奴,主就是主,从天命论来讲,人生在世八字造定无有改更,过去还有一种说法,一臣不保二主,这都是一个理念,说是人一生下来就有奴主之命,所以奴要尽力保护主的安全,为主舍命为天职,奴为主要忠心不二,刘殿衡的这一护卫在传说中不知姓什么,叫什么名字,只传说他是唐山一带人士。人在三十七、八岁,身形并不是魁梧高大,却机巧心灵,见多识广,目光炯炯,渗透着侠肝义胆之气质。
    刺客两次刺杀巡抚刘殿衡都末成功,当地的老百姓就又找到这三位杀手,和他们商量如何除掉刘殿衡这个大贪官,最后商量的办法是,再雇一位杀手,再和巡抚护卫交战时由三位杀手阻杀巡抚护卫,让另一位杀手去内室刺杀巡抚刘殿衡,这样准能刺杀成功,通过商量大伙都同意这个办法,就这样,四位杀手等到天黑,个自穿好夜行衣,带上自己得心应手的武器,又一次去刺杀湖广巡抚刘殿衡。
    这四位杀手都是当地出类拔萃的武林高手,各各具备夜行术的本领,他们窜房跃脊,飞檐走壁,无所不能。四位杀手为杀贪官心切,出发直奔湖广巡抚府衙。说时迟、那时快眨眼功夫四位杀手没费吹灰之力,就进了府衙的前院,杀手们的行动早就惊动了巡抚的贴身护卫,未等巡抚的护卫站稳脚步,四位杀手因杀贪官心切,就一哄而上,杀将起来。
    你看那,四位武林高手,施展开个自的本领,一个逞威挥动浑铁枪不离心窝,一个忿怒抡起手中大斧直劈顶门,一个心切抄起手中宾铁棒横扫贯耳,一个心急操鬼头刀,刀刀不离后脑勺,再看那,刺来枪尖吐火焰,劈来斧刃冒寒光,砍来刀冷光闪闪,扫来棒风振振凉,忽喇喇,山崩地裂,陈云中黑气盘旋,雄赳赳,雷吼风呼,杀气中金光闪烁。
    再看那巡抚护卫,单挑战群雄,心不慌,步不乱,快如风,稳如松,难怪四位杀手在夜里交战时不知巡抚护卫使用的是什么兵刃,原来是使用自己的一双鞋为武器,并且赤着双脚来应战,用鞋子做武器,一能护身,二不会伤害对方,从这点上看,巡抚的护卫心地善良,为主忠心,另外还能说明一点,艺高人胆大,这位巡抚护卫,在四位武林高手的枪、斧、刀、棒之下,有条不紊,不慌不忙,左躲右闪,鹰抓、兔蹬、上旋、下转、踹燕、探海、飞脚、乌龙绞柱,扫蹚腿、上下翻飞,四位杀手使出全身的武艺努力奋战,还是让巡抚护卫打的是东倒西歪,就这样,你来我往如闪电,你去我回如穿梭,好似群龙竞宝,又好似群虎争食,;四位杀手使尽全身着术,也抽不出一个人来去后院刺杀巡抚刘殿衡。四位杀手无奈与巡抚护卫以战数十回合,不分胜负可是巡抚护卫越战越勇,简直就向猫玩老鼠,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这时在看四位杀手,鬓角带汗,气喘嘘嘘,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四位杀手只能且战且退,最后战到府门之外,就在这时,巡抚护卫卖了一个破绽,跳出圈外。
    且说巡抚护卫未等四位杀手开口,向四位杀手深深的施了一礼说:“承蒙四位武士相让,请你们回客吧,说慌话违心,说实话遭罪,如果有我在,就要对巡抚大人的安全负责,如果有我在,就不会动用一兵一卒,如果有我在,就不会伤害你们,巡抚大人的为人我最清楚,这只是时机未到,如果时机一到一切都报,因为一切事物的发展规律都一样,有果必有因,有因必有果,四位杀手听罢,深感巡抚的护卫,真是侠肝义胆,使四位杀手无话可说,这时,四位杀手同时给巡抚护卫施了一礼,道声:“谢谢您不伤之恩,就这样,四位杀手带着敬佩的心情回去等待时机去了。
    斗转星移,转眼轮到湖广巡抚刘殿衡告老还乡的时候了,在巡抚刘殿衡告老还乡之前,做了很多回乡的准备工作,最重要的准备工作是,让他的手下准备了一支庞大的船队。在每支船队上都装满了栽好花的各种花盆,准备工作停当后派了军队和自己的护卫队,押送船队,浩浩荡荡的从湖广出发。
    因当时的自然环境和现在不一样,那时候的水特别多,到处是湖泊,洼淀棋布,河流纵横,水路运输特别发达,所以当时的运输主要是以漕运为主。
    在巡抚刘殿衡的船队出发之前,四位杀手找到巡抚护卫,和巡抚护卫说:“什么时候能有时机让我们完成父老乡亲负于我们的重托。”巡抚护卫没有给四位杀手明确的答复,他还是说:“你们等待时机吧。”
    刘巡抚的船队一路行程非常顺利的回到距自己家乡丰台镇仅三十华里的芦台镇。这支船队晓行夜宿,日夜兼程,征程数日,人困马乏,刘巡抚觉得浑身乏力,刘巡抚就命船队就地休息,待明日再行,就在这时四位杀手又一次找到巡抚护卫说:“我们一路跟来,就是找不到时机为完成湖广百姓的心愿。”巡抚的护卫说:“时机就要到了,请你们等待吧”。巡抚护卫和四位杀手分手后,他就去找巡抚大人刘殿衡,他见到刘巡抚大人后就说:“我跟随您多年来,未曾探过一次家,这儿离我家很近,我想回家看看,再说已经回到咱们家乡的一亩八分地了,还怕什么呢?另外还有军队在您身边,我看不会有什么情况发生了。”刘巡抚听罢,心里想,说的也是,已经来到了自己家乡还怕什么呢,平时刘巡抚就非常器重这个护卫,他的心理非常清楚,如果没有这个护卫他的命早已归西了。他就很痛快的答应了此事,让他回家看看,巡抚护卫高兴的整理了简单的行装回家探亲去了。
    就在这个深夜,巡抚刘殿衡在军队的保护下,人不知,鬼不觉,刘巡抚的人头不见了,四位杀手终于带着刘巡抚的人头回湖广向父老乡亲交差去了。
    第二天船队准备起程时,才发现刘巡抚的人头不见了,可是丢人头一案一点线索也没有,没别的办法,船队只好将刘巡抚的无头尸运回老家丰台镇。
    船队到丰台镇以后,家里人面对现实也是束手无策,人死也不能复生,因为刘家有钱,传说用金子为刘殿衡作了一颗人头,出阔宾将刘殿衡葬于刘家墓地,刘家墓地在丰台镇西一里之遥,在刘家坟营里,唯有刘殿衡墓的封土是红色的,为什么他的坟头是红色的呢?上文提到,刘殿衡从湖广回家时,他组织了一支宠大的船队,每只船上都装满了栽好花的各种花盆,这就是刘殿衡煞费苦心,为掩人耳目,将他搜刮来的民脂民膏,金银财宝装在花盆里,然后再用当地的土栽上花,湖广当地的土为江南三纪红土,因为他的坟头的封土是用花盆土堆积起来的,所以刘殿衡的坟头是红色的。
    刘殿衡在朝中为官,前前后后几十年,到后来还是将自己项上人头混丢了,最终完成了他自己的历史人生,常言道,争名争利几时休,身居宰相望王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有道是:“自己的碗自己端,自己的鞋自己穿,自己的名字都是别人喊,自己的人生角色确要自己演,演善恶、演忠奸、演离合、演悲欢、演出自己的黑脸、白脸、红脸、大花脸、留给后人做褒贬。


    · 家谱下载

    · 县志下载

    · 县志馆

    · 文史资料

    版权所有:《【宝坻故事】》 => 《为官不廉失项上人头
    本文地址:http://www.baodi.cx/gushi/98.html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 《【宝坻故事】》 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您阅读这篇文章共花了: 
  •  本文无需标签!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关于我们 全国县志 手机版本后花园 版权所有:【宝坻故事】 站长: 宝坻故事主题:宝坻故事网
  • 文章:264 篇
  • 评论:0 条
  • 微语:1 条
  • 友链:8 个
  • 分类:4 个
  • 标签:0 个
  • 作者:1 人
  • 建站日期:2016-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