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坻金头将军刘深
  • 首页 > 宝坻故事
  • 作者:宝坻故事
  • 2017年12月14日 21:48 星期四
  • 浏览:4156 次
  • 字号:    
  • 评论:0 条   编辑
  • 时间:2017-12-14 21:48   浏览:4156  

    金头将军刘深,字仲渊。系大都宝坻邑人。乾隆十年《宝坻县志》载:“刘元帅墓,为中书行省左丞,讳深之墓,在县西八里,石兽、碑碣尚存者”,并且还记录了:“相传征战阵亡,其元赐金制之遣谕祭故至今,犹呼金头将军邑人高广亦有,独馀荒冢埋忠骨,料得英魂恨未平”之句。
    解放初期,刘将军墓的石兽、碑碣还存于地表,后来仅存墓碑一通,于一九八二年运到宝坻县文化馆。通过残缺不全的碑文记录得知:“刘公讳深,字仲渊,世为大都宝坻人”。另外还记述了征南灭南宋时参战的时间、地点及其每次战功提升嘉奖等与《宋史》、《元史》、《白话续资治通鉴》的记载都相符。这足以证实,刘深确实是征南灭宋的蒙古汉军将领左副都元帅。刘将军的碑文是由元代大艺术家,昭文馆大学士,正奉大夫,秘书兼卿刘元所撰。(刘元亦是天津市宝坻区大钟庄镇刘兰村人)。另有相传,说是,金头将军的墓地,在当时选了七十二处,在这七十二处墓地,同一天,同一个时辰,同时下葬,其目的是,鱼目混珠,恐刘将军的金头被后人盗走。
    说起金头将军刘深,他为元朝大帝国东挡西杀,南征北战,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是到头来,还是丢了自己项上的人头,了结了自己的一生。
    元朝大帝国,当时是不可一世,跑马占圈、占领的国土面积,约三千万平方公里,横跨欧亚大陆。于公元一二零六年,蒙古大帝国正式诞生。蒙古大帝国除征北、征西之外,曾两次征南,第一次征南灭了西夏与金国;第二次征南是灭南宋之举。
    山东济南的李璮,为宋末元初的一个军阀,字松寿,潍州(今山东潍坊)人。李璮在公元一二二六年,投降蒙古大元朝帝国。于公元一二三零年,他被大元朝封为益都(今山东省济南)行省长官。制理山东达三十余年。于公元一二六零年,大元朝世祖又加封李璮为江淮大都督,这时李璮以防南宋为理由,扩军割据。他乘世祖平定阿里不哥之机,仓促联合南宋,在益都发起反元。当时南宋封他为齐郡王、节度史等职。
    大元朝世祖平定阿里不哥后,返回元大都(今北京)后,知晓李璮反叛,一怒之下,于公元一二六二年,春季,就派大将军刘深为行军总督,从亲王合必赤攻克李璮于山东济南。刘深率蒙古汉军长围数月破城擒李璮,李璮一看大事已去,投大明湖自杀未遂,战俘后被杀,这就是大元朝帝国,第二次征南灭宋的前奏曲。
    至元六年已巳(公元一二六九年),元军浩浩荡荡直趋南下。大将刘深从阿术师围襄、樊及百丈、鹿门二山(今属湖北省)。镇守襄阳城的是南宋将领吕文焕,襄阳城坚池深,军民需用物资可持十年之久。元兵来之也无需担心。
    元军兵攻襄阳,吕文焕固守,攻城数月不下、元世祖又令史天泽等,督师援应。史天泽统兵来到襄阳,见城高濠阔,确实不易攻克。这时几十万元军将襄阳城围的铁桶一般,水泄不通。
    南宋面临大敌,这时理宗皇帝驾崩。立度宗继位。度宗比先皇更为昏庸,即位后,贾似道仍独揽大权,当时将贾似道当作国家民族的唯一救星。不仅皇帝如此,道学家也如此。贾似道对有才干的将领,一一排险,确掌国家大权。隔绝皇帝的耳目,他对襄阳被包围的消息,严加封锁。襄阳被围一年之后,皇帝才恍恍忽忽问贾似道:“仿佛听说襄阳被围很久”。贾似道就回答说:“蒙古兵早被我们击退了,怎么会有这种谣言”?皇帝说:“一个宫女这么讲”。贾似道不久查出这一宫女,把她逮捕,死于狱中。从此再没有人敢谈论国事,只有赞扬贾似道的英明。你道贾似道是何许人也,他是南宋一权臣,字师宪,台州(今浙江临海)人,理宗皇帝贾妃之弟,是度宗皇帝正号的舅舅。少时不务正业,荒淫无度。就在国难当头时,便封贾似道为太师。国家之事皇帝必须向太师请示。为他在西湖中的葛岭,修筑庭院,楼阁亭榭,取一宫人叶氏为己妾。他尚嫌不足,他让手下访美妹,如果姿色可人,任她是娼妓,是庵尼,一股脑儿招入宅中,日夕肆淫。他喜欢玩古董,与群妾斗蟋蟀。南宋皇帝用贾似道做太师,南宋必亡无疑。
    贾似道不是不出援兵襄阳,事实上他不断派出援军,有一次,他特遣勇将张顺、张贵,率锐卒往襄阳。二将乘汉水方涨,鼓帆而进,来到阵前,满江元舰,几乎无缝可钻。张贵冒险杀入,张顺断后,竟冲开一条血路,直抵襄阳城下。吕文焕出城迎接,将张贵迎入,独不见张顺。过几日,江上浮出张顺尸体,方知张顺已死。张贵见此情此景,应速回朝多调兵遣将来此解围。张贵辞别吕文焕,率兵又杀出一条血路,突围东行,天色将晚,望见前面来了无数战船,张贵以为是援兵到来,忙上前欢迎。没料到,原来是刘深率元军在此等候多时,一时不能躲避,只有拼杀,到后来,张贵统率的援军被杀殆尽。张贵身受数枪身亡。
    数日后,由张弘范、刘深二将率元军攻破樊城,樊城守将范天顺、牛富战死,现只有吕文焕孤守襄阳城。
    南宋前线战报紧急,事实上贾似道不断的派出援兵,只不过派去的援军像羊群一样,一批批被元军吞食。最后贾似道打出他的王牌,命他的亲信上将范文虎前往。问题是范文虎只肯用谄媚效忠,而无意用生命效力。他在元军的包围圈外扎营,偶尔截击一下元军的巡逻部队。大部分时间都在跟美女欢宴享乐。襄阳城在如此情况下被围困五年之久。元军实在攻克不下,到了癸酉年(公元一二七三年)大将刘深率元军运来回回巨炮,一炮就把城楼轰碎,声如百万霹雳俱发。这是在战争史上从没有见过的可怕怪物,南宋守将吕文焕,望着首都临安(今杭州)痛哭,实属无奈,现在势孤援绝,拒守孤城,只是徒害生灵,吾心何忍。吕文焕带士卒出城降元。元朝封吕文焕为襄汉大都督。刘深在攻克襄、樊战斗中,他除组织元军运回回巨炮外,主要任务是守住鹿门山的要塞,屡却宋援兵,功劳显赫。
    襄、樊失陷的第二年,甲戌年,至元十一年(公元一二七四年)。蒙古大汗忽必烈宣布南宋叛盟和扣留使节郝经的罪状,下令元军大举攻宋。蒙古兵团在伯彦的指挥下,命张弘范、刘深二将,率元军乘胜追击,屡战屡胜,率舟师克敌罐子滩,大破沙洋渡口(今湖北省沙洋)攻陷鄂州(今湖北省武昌),元军直逼扬州,宋军将士前来阻截,皆败溃。宋朝军报日紧一日,于是张士杰大出舟师,与宋将刘师勇。孙虎臣等,屯驻焦山,连舟为垒,决一死战。张弘范与刘深,登高遥望,张弘范和刘深二将商量此阵怎么打。后来想了一个计策,用火攻。刘深精选弓弩手,组织了几十只小型战船,飞速的冲向南宋水军阵营,这时元军的弓弩手,齐发火箭,连射宋军战船。霎时间烟火蔽江,篷仓起火,这时宋军进退两穷,刘师勇、孙虎臣等夺路弃舟而逃。单剩宋朝忠良将张世杰,已无力再战。在当时,连船坚壁,并非万全之策,不用火攻,也难持久。张世杰只好带领着部分残兵败将逃到圌山(山名今江苏丹徒东),因圌山层峰峭壁、地势险要,为江防要地。张世杰到此整顿残局,再另想它辞。
    南宋就在这紧要关头,度宗皇帝驾崩,他的四岁儿子恭宗赵显继位。由孩子的祖母谢太后主持朝政。现在是孤儿寡妇,面临着国亡家破的恐慌。现在他们心目中,唯一的倚靠是贾似道。上下大小官员一致要求贾似道亲征。认为只有贾似道亲征,才会旋乾转坤。
    贾似道在上下大小官员的要求下,他只好亲征。他统率宋军进低芜湖(今安徽芜湖),横江布防。命范文虎任水陆联军总都。据守在安庆(今安徽安庆)。乙亥,至元十二年(公元一二七五年),蒙古兵团迫近安庆,范文虎得知,魂不附体,带全军投降。贾似道闻之如雷轰顶,他知道事态的严重,于是再用他的转危为安的和解法宝。愿接受大元朝的任何条件,元朝统领伯彦根本不相信贾似道,拒绝贾似道派去的密使求见。命张弘范、刘深率大军继续挺进。在芜湖江面上,把宋军最后一道防线击溃。贾似道逃到扬州(今江苏江都),急下令把囚禁已达十六年之久的元朝使臣郝经释放,企图缓和蒙古大元朝的愤怒,但是为时已经太晚了。
    到这个时候,谢太后和大小官员才真正认清贾似道,谢太后下旨免去贾似道一切职务。念他是皇亲国戚,没有杀他。只贬之循州(今广东惠阳)。押送贾似道走到漳州(今福建龙溪)时,在途中被押解他的差官郑虎击碎肋骨而死。
    谢太后亲自派人向元朝的统军伯彦乞和,愿降为属国。伯彦接受了。大元朝最初的目的并不一定消灭宋国,只不过要求宋国作一个臣服的外藩。可是,这次伯彦派出的使臣廉希贤前往临安(今杭州)谈判,走到独松关(今浙江安吉境)时,却被一位爱国心强的人杀掉。这时使事态近一步恶化。谢太后急派特使向伯彦解释误会,伯彦还真有诚意,又第二次派出张羽,走到平江(今江苏吴县),又被另一位爱国心切的人将来使张羽杀掉。这时,元军统领伯彦怒不可遏,立即下令,命张弘范为右都大元帅、命刘深为左都大元帅,率白鹞战船七百艘,自庆元(今浙江宁波),遵海而南当时南宋已是土崩瓦解,元军所到之处,守城部队和地方官员,投降的投降、逃的逃。元朝大军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直低临安。
    兵临城下,谢太后封文天祥为右丞相,命右丞相赴元议降。文天祥因此辞去相职,竟赴元军面前指责伯彦。伯彦将他拘住,元军发起进攻,占领了南宋都城临安。封国库,收图籍符印,并胁宋皇太后手诏谕降,谢太后和宋朝皇帝恭宗赵显投降,被元军送至元大都。
    然而,惟度宗尚有二子,长子名是封益王,年十一岁,次子名昺,封广王,年六岁。当临安紧急时,与母杨妃潜行出城,逃往了福州(今福建福州)。赵是在此继位,皇帝端宗。尊杨妃为太后,听政。张世杰、陆秀夫等重组织朝堂。这时文天祥从镇江逃归。当时号召全国继续抗元。但大势已去,元军不停的追击,地方官不断叛变,母子们在一些仍然效忠大臣保护下,辗转向南逃亡。由福州逃往泉州,又逃往潮州(今广东潮安)。元世祖十四年丁丑(公元一二七七年),张弘范、刘深率元军进攻浅湾,南宋张世杰等作战不利,侍奉宋端宗逃奔秀山,山中有居民万余户,张世杰购买富人家的宅院供宋端宗居住,军卒病死的很多,这时元军穷追不舍,张世杰、陆秀夫等只好侍奉宋端宗,奔赴井澳(今广东中山南方一百公里海上横琴山小岛),陈宜中逃往了占城(今越南),启用陆秀夫为左丞相。
    元世祖十五年,戊寅(公元一二七八年)。张弘范与刘深率兵进攻井澳,宋端宗逃至榭女峡,又乘船入海。元兵追到七里洋,击败南宋军队,俘获宋端宗的舅舅俞如珪。宋端宗想逃往占城未能实现。后来宋军遇大风,龙船翻覆,宋端宗落水受到惊吓。于是再逃到硐州(今广州吴川)时,端宗皇帝因惊吓驾崩。现有的大臣们再拥立他八岁的弟弟赵昺继位,逃往崖山。
    逃到崖山以后,张世杰又用连舟为垒的方法,守住峡口,用泥涂船,防备元军再用火攻。
    崖山位于广东省新会县南约四十公里,是一个荒凉的海滩,面对着波浪滔天的大海。这时残余的军民和眷属,还有二十余万人。杨太后每天抱着皇儿,在用绳索相连的巨舟上执政。就这样在船上支持了一年之久。元世祖十六年,已卯(公元一二七九年),元军刘深派人招降,张世杰不许。刘深下令分兵堵截,元军四起,这时,赤胆忠心的张世杰,只好断然突围。陆秀夫先驱妻子投海,这时陆秀夫抱起八岁的皇帝赵昺说:“我们君臣,不应受到外国人的侮辱”,说罢抱着小皇帝投海而死。太后杨氏在此时此刻,自言自语道:“我忍死至此,无非是为了赵氏的一块骨肉,到如今还有什么望头?”言罢投入大海。张世杰带着十六舟,夺一水路,想前往广州,准备继续奋斗,可是,老天不睁眼,刮起了大风,南宋仅有的部分将士,吞没在汪洋大海之中。
    南宋这个士大夫的乐园,建立三百二十年,到此灭亡。
    南宋最后一位殉国的大臣宰相文天祥,他于戊寅年至元十五年(公元一二七八年),在五坡岭(今广州东海丰北)被元将刘深俘,命文天祥投降,他以《过零丁洋》诗与之,末两句云:“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刘深知其不屈,将文天祥送往元大都。元世祖屡劝其降,终不成,于至元十九年壬午(公元一二八二年),忽必烈才下令杀死文天祥于北京菜市口。
    宝坻县的这位金头将军,能打善战,水陆之战都是他的强项。在灭南宋过程中,屡战屡胜。连连加奖,为大元朝帝国立下了汗马功劳。自率兵攻克济南李璮之后,至元三年,丙子(公元一二七六年),师围襄、樊及百丈,鹿门二山(今湖北省),首取襄、樊二城,又舟师克敌于罐子滩,以功加升千户武略大将军。后命守鹿门山时,屡却宋援兵。至元十一年,甲戊(公元一二七四年),元军大举攻宋,沙洋渡口之役,以功加武义大将军;焦山之战加升万户佩金虎符护远大将军;复又改受昭勇大将军;于和州(今安徽省和县)提升达鲁花赤(蒙古语译,为长官,掌印之官握有实权。当时是不准汉人任此官职,因刘深功劳显赫,破例任此官职)。至元十六年,已卯(公元一二七九年),左都大元帅刘深与右都大元帅张弘范,率百鹞战船七百艘与南宋大将张世杰浪中交战,获文武官员,百军二千舟三千有司,灭宋回师奏其功,赐两台银章及金虎符,另加封镇江口及和州路总管。同年命湖北道宣慰使刘深,教练鄂州,汉阳新归附的水兵。至元十八年,辛已(公元一二八一年),大元朝在占城(今越南)设行书省,任命刘深为左丞。元成宗大德五年,辛丑(公元一三零一年)任命刘深、哈喇岱并为中书右丞,郑佑为参知政事,全部佩带虎符。刘将军的战绩累累暂且不表。
    且说缅甸国服元后,年年向大元朝进贡。缅甸国有一位名叫阿散哥也,他结党营私,将缅甸国王拘禁,杀死国王的长子,次子逃往元大都。成宗知晓此事就命云南平章政事薛绰尔,发兵一万二千平定阿散哥也。后来薛绰尔奏报元大都军务说:“缅贼阿散哥也,倚八百媳妇国为援,气焰颇盛,应发兵收复八百媳妇国。”
    刘深,在灭宋时,屡建奇功,青云直上,步步高升,当时是大元朝赫赫有名的战将,另外他在大元朝帝国好战的影响下,再加上他自己好大喜功的虚荣心,促使他,在成宗大德四年庚子(公元一三零零年)启奏皇帝说:“世祖以神武统一海内,功劳超过万世。现在圣上承继先祖大业而服行其政,却没有武功来彰显美绩。西南夷既然有一八百媳妇国尚未归附,请求前往征讨。”鄂勒哲劝成宗采用刘深的建议,当时成宗准奏,发兵两万,命刘深及哈喇岱统率前往征讨八百媳妇国。中书省臣哈喇哈孙,在朝中出班奏道:“西南小夷,远距万里,若遣使招谕,自可使之来廷,何必远劳兵力?况目今太后新崩,大丧才毕,应宜安民节饷,毋自贻忧。”成宗听奏不准。朝中御史中丞董士选,复入朝力谏奏说:“不要听信一人,劳及兆民,实是有损无益。”成宗听罢变色道:“兵已调发,还有何言?”即命退朝。
    你道八百媳妇国,究属何国?相传是一西蛮部,为缅甸国西邻,其酋长有妻八百,各领一寨,个个文武双全,因此而得名八百媳妇国。
    且说刘深,择其黄道吉日,奉命南征,取路顺元(今贵州贵阳)。时正盛暑,蛮瘴横侵,驱民运饷,跋涉山谷,历数十日才达。刘深下令安营扎寨。由于气候与水土不适,士卒已死伤数百人。
    再说西蛮有一奇美的女子名叫蛇节,是水西土官的妻子,文武双全,素有艳名,且矫健多力,喜穿红衣,土番号称她红娘子。刘深来到此地听说蛇节美若天仙,动之于心。刘深这时生有非分之想,欲胁求蛮妇蛇节,作为己妾。水西土官闻之刘深硬索己妻,哪里肯将爱妻美娇娘让给他人。遂及去连接蛮酋宋隆济商量如何共抗元军。
    宋隆济为此事就招集人众,和大家讲道:“元军要征发我们,剪发,刺面,让你们充军,会死在行军打仗之中,妻子会被人虏俘而去,大家想一想,这样可愿否?”大家齐声喊道,“不愿!”宋隆济道:“如果不愿,如何对付官军?”大众呼嚷道:“不如造反!”宋隆济又道:“造反如何使得?”众人道:“反不反也是一死,只有造反才有一线生路!”宋隆济对大家说:“造反须有头领。”大众道:“现在眼前何必另举?”就这样宋隆济被推为造反的头目。这时宋隆济令水西土官,找来蛇节,蛇节果真美貌绝伦,武艺超群。宋隆济拔众千名土番,令水西土官带兵操练。夜间却召入蛇节伴宿,宋隆济对大家说是密商如何抗击官兵,谁知他早已与蛇节暗地勾通。水西土官因要靠着宋隆济保住爱妻不被外虏,所以忍气吞声,不敢表现不满。这样一来,宋隆济反得坐拥娇娃,先尝滋味。
    宋隆济他不到数日,已联络众苗僚诸蛮数万人。他率诸蛮大破杨黄诸寨,进攻贵州,知府张怀德,力敌败死。这时刘深闻知赴援。恰巧狭路相逢着冤家,你道是谁,正是刘深朝思暮想纳妾的红娘子。刘深见此女子,胯下马,手中刀,精神抖,冷若冰霜质,微有侠女气。面似桃花艳,红装风流容。刘深看罢,动之于心,恨不得立刻抱来,同她共享磨肩擦鬓之欢,刘深拼命地冲上去。再看这一红娘子,狡猾异常,到阵前打了个照面,拔回马头便走。刘深这时哪里肯舍,下令将士,生擒蛇节者赏金千两。于是将士们努力追赶,直至深山穷谷中。蛇节只转了几个弯,就不知蛇节的去向。正当不知何处追赶蛇节时,突然土番四起,面目狰狞,状貌可怖,他们却不懂什么阵法。一味地跳来跳去,乱舞乱砍,弄得元军手足无措,左拦右挡。正在惊愕间,蛮酋宋隆济,率众番赶到,将刘深兵马拦住去路,四面有众蛮。刘深为追一美人,陷入绝境,这时只好束手待毙。就在这紧急关头,亏得镇守云南的梁王阔阔,恐刘深地理环境不熟,穷追有失,率兵接应,方杀退宋隆济的人马,这才使刘深军队得救。
    第二天,宋隆济趁势率土番进攻贵州,刘深匆匆整兵再战,只是不能取胜。相持数月,粮尽矢穷,引兵撤退,反被宋隆济追击,由于地理环境不熟,气候不适,再加上宋隆济的追杀,丧失士兵万余人,弃之一切军用物资,狼狈逃归。可惜,百战百胜的刘深,在这次征伐八百媳妇国是败耗惨重。这一惨败的消息传至元大都。
    刘深征伐八百媳妇国惨败消息传至元大都后,《白话续资治通鉴》有这样一段记载:南台御史中丞陈天祥上书进谏说:“八百媳妇国是个荒远的小国,攻取了它也增加不了多少利益,不攻取它也不会造成什么危害。而刘深欺上瞒下,率领军队进行讨伐,经过八番地区,恣意放纵横行,结果中途变故发生,所经过的地区都叛变了。刘深既不能制止叛乱,反而被叛乱的人众所制。食尽计穷,就仓惶退逃,丧军队十之八九,放弃地盘一千余里。”
    可是,成宗不听任何劝阻,改遣刘国杰为帅,命他统率四川、云南、湖广各省兵力,分道进讨西南诸蛮。
    蛮酋宋隆济,猖獗一年有余,集土番数万人,自称为王,每日驱众到处掠夺,自己与蛇节宣淫。蛇节妖媚得很,一切从着宋隆济,要宋隆济封她为王妃,因她有夫,宋隆济不好明目张胆的封妃。蛇节心如蛇蝎,竟唆使宋隆济杀死水西土官,由于宋隆济受蛇节的蛊惑,只说水西土官违命,将其水西土官斩首。可惜水西土官为一美女丧命九泉。第二天,宋隆济封蛇节为正式王妃。
    就这样,宋隆济与蛇节可以公开地朝欢暮乐,两口子正当快乐之时,土番小司来报,元军大将刘国杰,率领四省大军,前来征剿。宋隆济不免忧虑起来。蛇节发现宋隆济的忧虑心情说:“无妨,你只教给我五千人马,便杀他片甲不回。”宋隆济闻听大喜,便整备兵械,定于次日启程。第二天清晨,蛇节带着人马先行,宋隆济自率土番万余人为后应。
    刘国杰统率四省元军浩浩荡荡向西蛮挺进,蛇节带领土番向东迎战。行至播州(今遵义市),两军相遇。元军先头部队发现对方的大旗,随风飘荡,大旗之上真真切切的书有“王妃”两个大字。元军中早有传闻蛇节的美名,来至阵前,元军的将士们,都争先恐后的望着蛇节。但见那,蛇节胯在绣鞍之上,身裹铁甲,面不涂脂粉,自然白中带红,眉似初月,唇若朝霞,妖艳中露出三分杀气。士兵们越看越爱看,人人从内心喝彩,不由得全军目瞪口呆。再看那,蛇节挥舞着鸳鸯刀杀将过来,元兵无心恋战,竟被冲动向后倒退。土番个个奋战,愈杀愈勇,有好多晦气的官兵,早已身首分离,就在这关键时刻,刘国杰督军赶到,一阵力战,才把蛮众杀退,收兵回营。刘国杰把将士们训斥一番,后来对将士们讲:“我们在战场上,要见敌就杀,不要为色所迷而丧命。如下次还有此事发生,严惩不怠。” 
    刘国杰回帐后,冥思苦想,后来想出一个计策,他令士兵在盾上加钉,准备要用。士兵们不得其解,只能遵令。第二天,刘国杰传令道:“今日出战,前队携盾对敌,稍战即走,将盾弃地,不得取回;后队整队听令!”军士奉命,按计施行。元军将近敌营,宋隆济、蛇节并马出战,群蛮奋勇冲杀,元军见势,弃盾而走。宋隆济见部众得胜,忙下令追赶,谁知地上都是弃盾,盾上有钉,马足踏钉,这时再看宋隆济军队,人仰马翻。刘国杰挥军齐上,如削瓜砍菜,宋隆济、蛇节被俘,就地正法。从此平息了蛮境。
    大德七年二月十七日,癸卯(公元一三零三年),因征讨八百媳妇国,丧失军队,定刘深死罪,刘深的手下将领,哈喇岱、郑祐施以笞刑(笞刑为用鞭、杖、竹板打之)。罢免其一切官职。当时巧遇大赦,有些大臣奏本保释刘深的死罪,可是朝中哈喇哈斯说:“刘深求名召衅,丧师辱国,不是平常之罪可比的,不杀了他无以谢天下。”这一本非同小可,因此刘深最后还是落了一个身首分离,处以死刑。征伐西南夷蛮之事以此结局。
    刘深为大元朝帝国,南征北战,立下的功劳数不胜数,只有西南夷的八百媳妇国一战,败耗惨重,其结果,刘深处以死刑,他是一臭万年,还是名垂千古?从刘深的墓地可以证实,大元朝帝国,对待刘深还是功大于过,大元朝为刘深赐金头,墓前为他塑石人、石马、石骆驼,树碑立传。这足以说明,刘深对大元朝贡献无量“名垂千古”。
    话要说回来,人类群体,只因大脑发达,才会有思维能力,从此人类才会制作工具和会使用工具,这样人类才和普通的动物分离开来,才成为高级动物。人类只因大脑思维发达,才会产生私有观念。有了私有观念,社会上才会逐渐产生了家庭、城廓、国家、军队、战争等。因此从原始社会的部落与部落,后来的民族与民族及国家与国家的战争从未停止过。而战争又是残酷的、是没有人性的,这都是私有观念产生的原因。古人云:“争名争利几时休,身居宰相望王候”。说白了,人类真正的敌人,“私有观念”。


    · 家谱下载

    · 县志下载

    · 县志馆

    · 文史资料

    版权所有:《【宝坻故事】》 => 《宝坻金头将军刘深
    本文地址:http://www.baodi.cx/gushi/97.html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 《【宝坻故事】》 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您阅读这篇文章共花了: 
  •  本文无需标签!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关于我们 全国县志 手机版本后花园 版权所有:【宝坻故事】 站长: 宝坻故事主题:宝坻故事网
  • 文章:264 篇
  • 评论:0 条
  • 微语:1 条
  • 友链:8 个
  • 分类:4 个
  • 标签:0 个
  • 作者:1 人
  • 建站日期:2016-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