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治工部尚书李菡
  • 首页 > 宝坻名人
  • 作者:宝坻故事
  • 2018年4月13日 10:14 星期五
  • 浏览:944 次
  • 字号:    
  • 评论:0 条   编辑
  • 时间:2018-4-13 10:14   浏览:944  

    李菡(1776—1863)字丰垣,号滋园,清直隶宝坻(今属天津市)人。道光二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再迁侍讲,大考二等,擢侍讲学士。二十一年,迁少詹事,督安徽学政,累迁通政使。二十五年,擢左副都御史。咸丰元年,署礼部侍郎,三年,授兵部侍郎,署仓场侍郎。十年,调工部,复调吏部。同治元年,擢工部尚书。二年,卒,谥文恪。
    360截图20180413101744045.jpg
    咸丰元年,署礼部侍郎,应诏疏:“请戒饬诸臣:一曰振因循。积习相仍,中外一辙。用兵无可退之理,乃引疾归田,抽身保位,则因循在军旅矣。治水为难缓之功,乃自冬徂夏,漫口未合,则因循在河防矣。雍沙番案,琦善以总督大员,犹复语多狡饰,以至往返鞫讯,则因循在刑法矣。顺天武清县逃犯,竟敢窝藏匪徒,浙江奉化县刁民并敢迫胁官长,则因循又在郡县矣。伏愿皇上乾纲独振,力挽颓风,闻嘉谟则立见施行,睹弊政则悉除支蔓。惰者责之,勇者奖之,勤者进之,昏者黜之,庶奋庸熙载,百废俱修矣。一曰除欺饰。粤西逆匪,萌蘖在十数年之前,使抚臣早为奏闻,何难根株立绝?乃养痈成患,讳莫如深。比及有人指陈,势已不可扑灭。年来劳师糜饷,迄无成功,祸首罪魁,实由欺始。夫献可替否,宰相之责也;拾遗补阙,谏官之职也。伏望皇上开诚布公,虚怀善纳,导之使言,言之使尽,执两用中,归於至当。至科道职司言责,尤朝廷耳目之官,风闻偶误,小过可容,庶赣直得效其愚,萋菲莫行其罔,而宸聪四达矣。一曰屏偏私。人之气质,不能无偏,意见少有参差,议论遂多龃龉。相持不下,教令纷更,属员既无所适从,宵小遂从而谗搆。嫌隙日深,乖气致戾。刑部越狱一事,非其明验乎?夫师克在和不在众,两粤会剿,湖南防堵,将帅不应有诿罪争功之见,督抚不可存此疆尔界之私,同德同心,群策群力。苟无隙之可乘,定肤功之克奏。河、漕本属一体,未有河不治而漕治者。从前督臣、漕臣,曾因参劾厅员,各执己见,现在漫口不能合龙,漕船何由利济?亿万姓饥民待赈,数百万帑项虚糜,正大臣忧患与共之时。此即屏除嫌怨,共秉公忠,犹恐难以济时屯而纾民患;倘仍芥蒂未化,筹画分歧,不和政庞,咎将谁执?伏读仁宗御制《和同论》,谆谆以臣下偏私为戒。原皇上一德交孚,与百僚共襄上理焉。一曰防玩法。现今军务、河工,贻误诸臣,厥咎匪细。仰蒙宽典,仅予薄惩,恕其既往之愆,责其将来之报。而且失伍之将弁,准其带罪立功,溃防之河员,许其留工效力,恢宏大度,格外矜全,天下皆晓然於圣人不得已之苦心,与夫通变权宜之计,该大臣等久蒙倚任,渥荷优容,自无不激厉图功,竭忠矢志。第恐奔走御侮,难得贤员,幸泽恃恩,复萌故智。始犹惧罪之不可逭,一旦获宥,遂谓罪有可原矣;初犹虑法之不能逃,幸而苟免,遂谓法止于是矣。伏原皇上奋天锡之勇,播神武之风,宽大之诏,能发而即能收,希冀之恩,可一而不可再。则德威惟畏,玩纵之萌,不戢自止矣。以上四条,皆臣道之防,实切时之弊,而其本由於得人。进英锐,则因循者退矣;取诚笃,则欺饰者鲜矣。惟在皇上任贤勿疑,用材器使,俾朝无幸位,莫不图易思艰,庶可挽天灾民变之穷,而上副引咎纳言之至意。”疏入,上嘉纳之。

    版权所有:《【宝坻故事】》 => 《同治工部尚书李菡
    本文地址:http://www.baodi.cx/mingren/152.html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 《【宝坻故事】》 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

     您阅读这篇文章共花了: 
  •  本文无需标签!
      昵称   邮箱   主页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关于我们 全国县志 手机版本后花园 版权所有:【宝坻故事】 站长: 宝坻故事主题:宝坻故事网
  • 文章:237 篇
  • 评论:4 条
  • 微语:1 条
  • 友链:5 个
  • 分类:4 个
  • 标签:0 个
  • 作者:1 人
  • 建站日期:2016-01-28